注册忘记密码

溧阳山水论坛

查看: 5950|回复: 0

[小说网文] 我们下一代

[复制链接]

2301

主题

2727

帖子

2万

积分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29920
发表于 2017-12-3 13:30:4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亲,关注一下微信呗!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第三回 微微天亮透霞光  翘首村边草药望
到了发放种苗的那一天,桃园村的人们喜气洋洋。在大队部门口,各种车辆摆放在周围,有拖拉机、板车、挑担等等。人们三五成群,交头接耳,议论纷纷。更多的是兴奋,好象苦日子要出头了,幸福的生活就在眼前。
大队部把办公桌搬到了门口,放了一排,主任、民兵营长、妇女主任、华书记、副书记等都到了现场,为人们发放种苗登记作准备。
华书记出来的时候,老卢拦住了他,老卢六十多岁,住在桃园村后面一个村,家庭条件比较贫困,除了种几亩薄田之外,夫妻俩以磨豆腐为生。起早摸黑,每天半夜就要起床,天刚麻麻亮,挑着豆腐担子走街穿巷,卖豆腐。一块豆腐赚几毛钱,维持着生活。他们有两个儿子,大儿子的成绩非常优秀,去年刚刚考取了大学,这在乡下是件了不起的事情,已经跳出了农门。小儿子从小身体不好,成绩差,初中毕业就回到家中,干农活。
他妻子比较麻利,长得也很端庄,家里的大小事情基本上她作主。桃园村要种药材,他们商量了很久,感觉自已比较忙,没空种。但又不想放弃这么好的机会,自从桃园村大队宣布种药草以后,村民们一空下来就讨论这个问题。并且算了一笔帐,感觉一亩地收成几千元是没问题的,这个发财的机会决不能错过。老卢夫妇听了,无论多么忙也要种点,他们地不多,都种了黄豆和水稻,依然让出半亩地种药材。
老卢想在华书记这里得到求证:种药材是没有错的。
他可是要种黄豆磨豆腐的,不是象许多村民那样有闲地,种一个赚一个,他是要贴老本的。黄豆要从别人那里买,种药材再不挣钱,一来一去,就要亏双份,他要把这笔帐算给华书记听。
老卢今天拖来了一辆板车,他把板车推在场边,坐在木板的头上。他站起时,板车翘起又落下,重重地落到地下。他也顾不了许多,紧锁着双眉对华书记说:“华书记!种药材可靠吗!我可是要种黄豆的,让出来种的!”
华书记笑着说:“老卢这个你放心,这次种药材是县里决定的,种的不是你一家,种、销一条龙,家庭困难的也可以贷款。”
老卢说:“我不是这个意思,种半亩地,再穷苗钱还是有的,问题是赚不赚钱。”说着他从内衣口袋里掏出两张一百元的大钞,说:“我不需要贷款,但是钱也不能往水里扔呀!”
华书记和蔼地对他说:“老卢!这些情况,队长跟你们开会,己经反复強调了;亏不大可能,种与不种,还要你自已拿主意吧!”
老卢已经决定种了,他是想在华书记那里得到证实,他说:“不管它了,种半亩试试了喂!”
这时大路上传来了汽车的轰鸣声,两辆卡车飞驰而来,卷起满天的尘土,缓缓停到大队部的场地上。
从车上跳下五六个人,大队干部立刻迎了上去,他们是药材市场的张老板和两位助手。张老板中等身材,一脸的微笑,久世故的样子。他做事非常的豪爽、有魄力。
自从知道y县w乡桃园村要种药材,他主动出击,已经不止来了十次. 并且请乡上的科技员和村干部实地考察,在药材市场住了一个礼拜,所有的费用都是他掏的腰包。产、购、销,一条龙服务。终于得到了大家的认可,决定把这项坚巨的任务由他来承办。果然他能力强,办得条条有理,从药材市场的种苗开始,他亲自带人到药农的田间挖,保质保量;没有担搁时间,装满二卡车,上万斤,浩浩荡荡开了过来。
一千多里的路程,他们开了一天时间,在县城住了一晚上,一大早赶到这边8:00多钟。
张老板一下车就和华书记握手,此时村民们都围了过来,张老板的助手掀开车篷,一袋袋装满药材苗的蛇皮袋整整齐齐地堆放在那里,有的甚至粘满了泥巴。
华书记摆了摆手,大声说:“乡亲们药苗己经到了,大家安静,一个村一个村站好。我们这有两辆车5个品种,两个村一同发,村会计叫到谁,谁上来领。”村民们一听又回到了原处。
张老板的助手一边一个,村会计叫到谁,谁上前交钱,开始领苗。场地上一片忙碌的景象。
苏广进在人群当中,这次他和朋友成义种30亩,知道今天发货,成义从家那边,特意叫了一辆三轮卡车,准备几千斤的药材苗一车拖走。女婿小王和司机三人,和苏广进在一起。苏广进除了和他们讲话,不时跟村民们讲话。老远看到阿庚开着一辆拖拉机在另一边,非常的活跃,一会儿跟村干部说话,一会儿跟村民们说。看见老苏立刻跑了过来说,和他说话。讲了一会儿,要发苗,他又走了回去。
当村会计叫到老苏时,老苏兴高彩烈地向前办理了手续,俩人抬一袋,把药材苗搬上车。
老苏跟成义讲,你们先回去,明天我这边带几个人去种。成义点头答应,小王连连说:“干爸!我们先走了,明早在家等你。”老苏说好的。
目送着他们离开,老苏才回家,30亩山地,成义已经叫大型拖拉机打了一遍,又根据老苏的要求,一垄一垄地犁好,明天就可以栽了。
老苏心里盘算着,成义家有4个人,自已夫妻2人,再叫2个帮工,就是8个人。两个人一天至少可以栽一亩地,那么8个人,一天就可以栽4亩地。30亩地,最多一个礼拜就可以栽完了。
他没有叫成义村上人做忙工,主要他有一对夫妻朋友,早就跟他们讲好了。也是省钱,自己人多干几天没问题。成义也有同感。他没空,他要给人看病,最多来指导指导,然后就要走了。
老苏有一个儿子叫苏金,瘦瘦的,己经读初中了,刚好明天是星期天,他也要陪着来,老苏夫妇答应了。
第二天,老苏叫了一辆货的车,带着朋友夫妻,一行5人,早早向成义家出发。早春的天气透着丝丝的凉意,天还没亮,村庄笼罩在雾霭之中,显得朦朦胧胧。一条水泥路宽阔通畅,游行在大地上。
成义家在m风景区边上,离街上只有三四里路,从j县的s镇向西,不一会儿,就进入了山区,两边绵延的山峦,波澜起伏,有数十公里,大山绿树葱茏,翠竹揺曳,茶山满坡,湖泊河流纵横,美不盛收。
货的车向前飞驰,远远望去,山的顶峰,巍峨的道观若隐若现,
大家都非常的兴奋,说起道观都眉飞色舞,都去烧过香拜过佛。
正是:
群山葱郁,红霞攀援。层染叠翠,峰高云端。道教圣地,祖师茅氏炼丹。洞天福地,文人墨客遗篇。秦唐宰相仙府。松树柏枝长青。朴实无华,颂经传道。清风徐来,苍石为屏。
曲径通幽,数观依山而建,静以修身成仙。花鸟鸣蝉,几个择优而居,悟当立命从贤。风起翩翩落叶,雨落沙沙声远。一团雾霭朦胧,半腰氤氲腾翻。白云深处,疑似天上人间。磐钟传音,顿觉神清明殿。
丝竹轻轻乐奏,泉水叮咚歌伴。茶林果园,物产丰富资源。药材宝库,长寿治病灵丹。山脚村庄掩映,湖泊星光璀璨。

第四回  春夏秋冬盼眼前  不合标准弃田边
到了成义家,他们一家早就作好了准备,干活用的农具都放在了门口,一行人稍作停息,拿着农具,有说有笑地向地里走去。
成义承包的土地在村西面,离他们家只有百来米,靠得非常的近,这里在大山脚下,丘陵地带,土质和气候非常适宜种药材。老苏和成义相信,这次种药材一定能够成功。
几个男人用板车,把药材拖到田头。一垄一垄的土地,早己大型耙机轧好。
然后一个人用锹轻轻一挖,一个人栽。刚轧过的土地松软软的,排下药材芽嘴朝上,浇上水,施上肥料,干起来非常的利速。
老苏陪大家干了一天,大家都按他的要求栽,一点都没有问题。老苏看了很满意,这么多年来,他常常到山上挖药草,有的带回来栽,家里有半亩田,栽种芍药、接骨木、仙鹤草、虎杖、金荞木、麦冬、青蒿等等药材,简直是一个百草园。什么药草如何栽种,他都了然于胸。
作诗云:
春光好,处处起风箫。陌上沙丘培药草,祥光丽日照云霄。和气展眉梢。
人未老,致富乐逍遥。河水池塘烟袅袅,枝头果实美娇娇。鸣鸟几声摇。
他比较忙,他要到y市去看一位老大娘,她有严重的肝腹水,已经不能起床,老苏对看肝腹水有一套秘方。
八十年代y市的药材公司非常的鼎盛,常常召开全县民间中草药爱好者座谈会,老苏那时认识了南山脚下、涧水村的胡老人家,并且拜他为师。他告诉老苏:黄耳毛草能治肝炎,能降黄疸指数!和垂盆草与平地木配伍,可消肝腹水治肝癌!”
老苏一直铭记在心。黄耳毛草长在山丘大粟树底下和茶叶地里,南山比较多,后来老苏发现北山的丛林和茶叶地里也有,于是每年都要釆几百斤。
那时老苏看肝病已经有了点名气,自从加了黄耳毛草、垂盆草和平地木,效果果然不一样,看好了许多肝腹水患者,名气大振,病人家属送来的锦旗就有十几面之多。
成义和大家都知道他忙,也不阻拦他,第二天老苏带着儿子先回家了。
几天后,老苏过来,药材己经栽好了。成义的妻子炒了一桌的菜,以示庆祝。老苏对他说:“一切的管理都交给你了,有什么情况电话联系。”成义说:“大哥你放心吧!保证没问题。”大家吃着说着,非常的融洽,吃完饭,老苏想:乘公交车麻烦,人多不如包一辆三卡回去,也贵不了多少。小王说:“对,又快又好。”说着出门帮忙找三卡,他们村上就有这样的送客三卡,一会儿就来了,成义送他们上了车。
到了家,桃园村大队的药材栽种热火朝天,根据乡上技术员的指导,人们一行一行地把土地撸成一条小小的沟,横竖间距离都按一定的比例栽种,然后浇水施肥。基本上跟栽山芋苗差不多,人们都是种庄稼的能手,一教就会。没几天,药材都种下去了,最多的一户阿庚也种下去了。
到了4月份,一切焕发生机,人们种下去的药材,开始冒出了嫩芽。特别象芍药和牡丹这样的药材,一半埋在地下,一半长在地上。母指般粗,长出两片绿叶,非常的可爱。人们象对待孩子一样精心呵护。
到了六七月份,地里的杂草非常的茂盛,人们开始除草。老苏也去看他的药材地,指导成义一家拔草。草药在杂草之中,天气又热,30亩地的草,是不容易拔的,他们又请了村上的忙工拔,一个多礼拜才结束。到了十月份又要拨,总共要拔二三次。
到了第二年,桃园村的一些村民发现,他们的药草长势缓慢,和第一年的药草相比,相差不大。而山脚的村民,长势还可以,粗了许多。人们开始议论纷纷:
有的认为土质不同,在丘陵地段,黄土地,土质稍板,不适合长药草。在山脚,沙土地很松软,适宜药材的生长。
栽种的方式也有不同,有的一块块一片片地种。有的在花木地里种,树与树之间的距离比较大,空旷,种药材俩不误。有的栽了药材,套种些花生、玉米等农作物。不过这是技术员认可的,应该没有问题。总的认为当地还是不适宜长药草。
人们开始动摇、徘徊,桃园村的老梅栽了一亩地,当初他对种药材非常的积极,原因是他的一位外甥在乡上工作,对种药材的信息非常的灵通。他有什么情况也向上反映,得到了第一手的消息。所以他的行动常常引起人们的注意。
到了第三年,本该是丰收之年,老梅挖出一棵药草看看,尽管他们很用心,除草施肥方方俱到,药材长得并不好。他在心里盘算,一亩地收六七百斤,一斤五六元,就算一半的本钱,一亩地挣几百元,种黄豆都不止这点钱。他从外甥那里得到消息,药材的规格达不到要求,药贩不收,要老百姓再种两年。而且药性也达不到,价格上不去......。老梅寻思:再种两年,产量上去了,价格降了,那不是白忙吗?越久越亏,还不如早挖了。
有人见老梅挖药草,慌忙阻止。老梅说:“长着亏本,还长着干嘛?”也有追随者,见老梅挖,他们也挖。
并且谣言四起,说:“药贩子不收啦!”而事实是药材太细,规格达不到要求,让老百姓再种两年收,品质没别处好,价格要低些。
有人不信,说好三年收,现在不收,还要种两年,种出来又不赚钱,种了干什么呢?
于是也开始挖,村上的队长叫别挖,赶忙制止,但此时已经失控,老百姓疯了似的挖药草。
华书记紧急召开会议,向上级部门汇报。药贩张老板从外地赶了过来,商量对策。张老板说:“按照现在的状况,老百姓挖上来的药材达不到标准,确实不好收!收上来卖不上价,还要贴加工费,怎么行?”
乡上的领导说:“我们尽量和老百姓商量,再种两年。实在不行了,收最低价,不能让老百姓亏本。”
张老板说:“要收我也只能收2元钱一斤,加上运费和加工费,我一分钱不赚,可能还亏。”
华书记算了一笔帐:一亩地药苗加肥料,最起码本钱八九百元。老百姓种了三年,收六七百斤,卖2元钱一斤,一千多元钱,人工费都赚不回来。如果种农作物,每亩收个七八百元不成问题,三年可以卖二千多元钱,亏了一千多元。再种两年又要亏一千多元,老百姓可能不愿意了。乡上领导说:“不管怎样,损失降到最低。”
华书记点头明白。回到桃园村,华书记向队长们传达了会议精神。各队长回去照办。根据张老板的要求,挖回来的药草必须经过清洗和晒干。象芍药和牡丹等药材,还要刮皮抽芯,这个工程就大了,一天刮不到多少,让人怨声载道,本身不值钱,花这么大的工夫,简直得不偿失。甚至有村民窝着火,挖出来的药材直接仍在埂上,不要了。一场轰轰烈烈的种植,就这样以失败告终。

您的帖子内容有质有量,辛苦了!

¥ 打赏支持

手机扫码浏览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