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忘记密码

溧阳山水论坛

查看: 74386|回复: 0

我陪父亲逛大街

[复制链接]

274

主题

1689

帖子

1万

积分

〓贵宾〓

积分
18138
发表于 2015-10-5 09:08:0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亲,关注一下微信呗!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回老家看望年长的父母,陪两老聊聊天。母亲忠厚内向,不善言辞。而父亲恰恰相反,性格豪爽,喜言善语,这也许是他年轻时,农闲之余兼顾小生意留下的习惯吧。


父亲年已八十三,和母亲两人起居于农村老宅,故土难离,不愿随我进城蜗居。平时也不怎么进城溜达,不过,倒是时常念叨城里的故人旧事。于是,我决定开车带父亲来溧阳城里转转,逛逛记忆中的大街。父亲欣然同意,竟乐得如三岁顽童骑木马般高兴。父亲吩咐母亲找出象样的出客衣裳,要体面干净的跟我上街。我笑着看母亲帮父亲换衣套鞋,父亲俨然一副赴酒宴般的喜庆正装。


我驱车先是到高铁站前停下,让父亲看看停站的列车,是不是如蛟龙般威武活络。父亲得知我时常坐这飞驰的高铁,来回于杭州溧阳之间,惊悚地劝我以后不要再坐这火车,说这火车太快,电视里看到过火车翻身死了不少人。并一再嘱咐我以后汽车也少开,出门做事就骑脚踏车,既省钞票又安全。父亲年老龙钟,思想固化,我只能唯唯诺诺地敷衍,称赞他说得对。父亲显然是不清楚,杭州和溧阳之间有多少距离。假如我依了他骑自行车,哈哈哈!估计裤裆里要磨破几层皮的!在父亲一路惊奇感叹高楼林立的城市变化声里,我陪他来到了平陵广场。


当我告诉父亲,这偌大的高楼前身,就是溧阳车站所在地时,父亲一脸茫然,一个劲地唠叨车站怎么不见了。


父亲的记忆力很好,他还能说得清楚,当年在汽车站要打架的事情。那是八几年,我在城里读高中时的事情。


记得是念高二的时候,礼拜六放学后,到车站搭车回家,上车剪票时慢了一步,和剪票的站务员发生了口角。这站务员小伙子比我大几岁,大披头,小眼睛,当时个子比我高,一条大喇叭裤扫地。两人顶了几句就动手了,可他不是我的对手。我那时候在学校喜欢玩单杠双杠和举杠玲,浑身是劲。他被我一个大背摔撂在地上,吓得白皮白眼不敢再惹我,而我耳根和脖子上,也被他顺手指甲划了两道血印子。


回到家后,父亲得知此事,明天过来领着我到车站找人论理,随身还带了两块八五砖。找到车站领导,领导十分重视,陪我指认,找来那个人。父亲见此小伙,也没打骂他,只是当着他和领导的面,啪啪一掌一拳就把随身带去的八五砖击断。然后,才对这小伙开口说:“你骨头要比这砖头硬,以后就可以打架了。”在场人都鸦雀无声。


我父亲年轻时,跟城南公社有名的拳师小兔子,练过几天拳头的,三脚猫的功夫也会两下。呵呵,安静片刻后,车站领导开口骂了该小伙好一阵子,然后,笑脸打个圆场,客气地送父亲和我出车站,该小伙子呆立在领导办公室不敢言语。哈哈哈,现在想想,倒是觉得父亲这举动很是滑稽可笑,江湖人习性一览无遗。不过,也难怪,做父亲的哪个不痛爱自己的孩子呢?哪怕是无理由的溺爱,现在想来也是很温暖的。


离开平陵广场,驱车慢行,陪父亲来到人民电影院处,这里有我儿时最美好的时光。


电影院斜对面,儿时是糖酒公司,现在好像也在,只是样子面目全非了!记得小时候的大热天,跟父亲进城,那里面卖的冰镇酸梅汤可是最解渴的了!那暗红的,甜蜜蜜的,冰凉的一杯下肚,比店外面大街边上的法国梧桐树荫,更清凉宜人。此时的父亲自己,当然舍不得花钱喝这贵东西,渴了就跑饭店要碗水喝喝。说到饭店,我就想到眼前新华书店隔壁,新晨百货对面十字路口的饭店,里面的“杂配”和粉丝汤,是我记忆里最好吃的东西。


父亲一个劲地念叨,什么也看不到了。是的,现在也只有新晨百货大楼,还有点从前的老样子,而对面那饭店早已没了影子了。曾经那个饭店里的,几个小肉丸子和几片猪肝,再加上几段大蒜配成的一小碟子“杂配”;一碗热气腾腾的粉丝清汤;以及父亲用小布袋包着的一把米换来的米饭清香,现在已经成为美好回忆了!


父亲问我:东风桥下的理发店,南门浴室,小猪行,化肥厂,马埑竹木市场,小会堂,这些地方还在吗?我回答他基本不在了,即使在,也改头换面了。父亲听罢,显然感到失望,但他执意要我带他,去老工人俱乐部灯光球场那里看看,因为那里曾经有我们父子一段很暖心的记忆。


我现在依然不知道,这老灯光球场边上叫什么地名。父亲执意要来看看,原因是在我十四五岁时,陪父亲进城卖西瓜的经历。


当时,家里自留地上栽的西瓜舍不得吃。西瓜成熟时,正是学校放暑假的时候。父亲挑着一担西瓜,我拎着菜篮和寸杆,在后面跟着一起进城卖瓜。这大热天转街串巷卖瓜,可不是好营生。父亲吃力地挑着,边走边吆喝着,半天下来还剩大半担的。转累时就停下,在黑市桥河边上息息脚。碰到一位穿戴体面的中年妇女,上前来买瓜,父亲索性开口说半送半卖,要的话统统拿去,高兴付多少钱,就随便付多少钱。那女人看了瓜后,欣然说全要了,要求帮着送到家里。父亲和我自是高兴,跟随那女人后面,把西瓜挑到灯光球场那里小区,帮其一一捧到家中放好。那女人随即掏了十五块钱给我父亲。我父亲说不要这么多,给十块钱就好了。那女人坚决要我父亲收着,说我家的西瓜好,这大热天的,带着这细皮嫩肉的细佬家出来卖瓜不容易。她说自己是人民医院的,叫我父亲以后有西瓜直接送来好了,并叫我父亲赶紧带我去街上吃点中饭,说小孩发育时期饿不得。父亲千恩万谢的,带我离开那女人家时,我记得那女人当时老是定神的看我。


后来不久,父亲又上街卖瓜时,也到人民医院送过西瓜给那女的,才知道那个女的是个医生,曾经有个和我差不多大的儿子,大热天在外婆家门口塘里玩水,不慎淹死了……后来不久,女医生一家搬镇江去工作了,留下的老房子也已住了新主人,这事父亲后来才知道。


我和父亲在老灯光球场围墙边呆了很久,面对眼前的物是人非,父亲一改平时的唠叨,默默无语了很久很久……

扶老父亲上车,问他还要不要到小会堂那里转转?小会堂曾经是县政府大院,父亲的老熟人蒋万象,曾经在那里位居县长之职。父亲回答我说不去了,真宝哥已经死了,还去看什么?真宝是蒋县长的小名,估计偌大的溧阳城,知道他这小名的人不会有几个。


平头百姓的父亲,怎么会和一县之长熟悉呢?那是战争年代的事情了,我父亲的姨夫,在战争年代救过蒋县长的命。当年蒋县长被伪军追杀,是我父亲的姨夫把他藏在水缸里,缸口盖上竹扁,才幸免于难。解放后,蒋县长知恩图报,在六七十年代的一打三反运动中,曾经出面保护过我父亲,否则,做小生意投机倒把的父亲要吃不少苦头。


父亲落寞地坐在车里,自言自语道:“都不在了,都不在了……”我也感到些许伤感,要带父亲到我城里的家坐坐,准备吃点饭后,再带他大超市和城边开发区逛逛,让他看看现代化的都市盛况。父亲说有点累了,想回乡下老家息息了。我拗不过他,便开车慢行,陪他回家。父亲说还是乡下好,说我娘一定在锅里留着热菜热饭,等着我们回去吃呢。


陪父亲逛逛街,金秋的阳光暖意融融。而这过去了的人和事,物和景,依然会在我们的记忆深处,散发着永久的温暖的……


————红灯花随笔
IMG_20160302_123123.jpg
IMG_20160919_082939.jpg

您的帖子内容有质有量,辛苦了!

¥ 打赏支持

手机扫码浏览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